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名人散文诗

时间2020-10-27 来源:火种原创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2019-07-25 20:19 关键词:名人散文 分类:名人散文 阅读:411

导读:名流散文诗_名流散文诗精选:66篇典范散文诗《66篇典范散文诗》名流电视朗读1、《乡愁》作者:余光中 朗读:顾惜2、《南边的夜》董卿蜜意朗读3、《教我怎样不想她》朱军朗读4、《预言》崔永元周涛朗读5、《荷塘月色》朗读:顾惜6、《雪》 朱军徐莉朗读7、《送给天堂的小孩》范冰冰 李冰朗读8、朗读:《做你的朱颜 好吗》9、朗读《清淡,保举访问:名流散文诗精选

如此逼真、亲热。知名的雕塑家对年龄和面貌的差异有很深的认识,形象才会如此绘声绘色。不是年青人提醒我该走了,我还会赏识下去的。

峻青《秋色赋》

时序方才过了秋分,就觉得忽然增加了一些凉意。清晨到海边去漫步,仿佛觉得那湛蓝的大海,比前更加蓝了一些;天,也比前更加高远了一些。

转头向古陌岭上望去,哦,秋色更浓了。 多么心爱的秋色啊! 我真不明白,为甚么欧阳修作《秋声赋》时,把秋日描写得那么肃杀恐怖,凄凉阴沉?在我看来,花木辉煌的春季固然心爱,但是,水果遍地的秋色却更加令人欣喜。

秋日,比春季更富有欣欣茂发的景象。

秋日,比春季更富有辉煌绚丽的色彩。

你瞧,西面山洼里那一片柿树,红得是多么好看。几乎像一片火似的,红得刺眼。古今多少墨客画家都称道枫叶的色彩,但是,比起柿树来,那枫叶却不知要减色多少呢。 另有苹果,那闻名中外的红香蕉苹果,也是那么红,那么鲜艳,那么逗人喜爱;大金帅苹果则金光闪闪,闪灼着一片黄橙橙的色彩;山楂树上缀满了一颗颗红玛瑙似的红果;葡萄呢,就更加绚丽多彩,那种叫“水晶”的,长得长长的,绿绿的,晶莹通明,真相是用水晶和玉石雕刻出来似的;而那种叫做红玫瑰的,则紫中带亮,圆润心爱,活象一串串紫色的珍珠。„„

哦!好一派诱人的秋色啊!

我喜好这绚丽辉煌的秋色,由于它表示着成熟、兴盛和繁华,也意味着愉快、欢乐和强盛。

啊,多么令人心醉的绚丽辉煌的秋色,多么令人高兴的欣欣茂发的景象啊! 在那里,我们基本看不到欧阳修所描写的那种“其色昏暗,烟霏云敛„„其意冷落,山川寥寂”的凄凉景致,更看不到那种“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的悲秋情感。

看到的只是万紫千红的丰收景致和奋发发达的繁华景象。由于在那里,秋天不是人生易老的意味,而是繁华兴盛的标记。写到那里,我忽然明白了为甚么欧阳修把秋日描写得那么肃杀悲伤,由于他写的不但是时令上的秋日,并且是谁人期间,那个社会在作者思想上的反应。我可以勇敢地说,如果欧阳修糊口在今天的话,那他的《秋声赋》一定会是另外一种内容,另外一种色泽。

我爱秋日。

我爱我们这个期间的秋日。

巴金-星

在一本比利时短篇小说集里,我无意间见到如此的语句:

“星星,美丽的星星,你们是滚在无边的空间中,我也一样,我了解你们„„是,我了解你们„„我是一小我„„一个能感觉的人„„一个痛苦的人„„星星,美丽的星星„„”我明白这个比利时某车站小雇员的哀诉的心境。好些人都如此地对蓝空的星群讲过话。他们都是人凡间的不幸者。星星永久给他们以无尚的抚慰。

在上海一个小小舞台上,我瞥见了屠格涅夫笔下的德国音乐家老伦蒙。他大概坐在钢琴前面,将最高贵的情感寄予在音乐中,呈献给一小我;大概立在蓝天底下,动摇他那鹤发飘飘的头,用惊叹的音调说着:“你这美丽的星星,你这纯洁的星星。”望着蓝空里眼瞳似地闪灼着的无数星子,他的眼睛润湿了。

我了解这个老音乐家的眼泪。这应当是灌溉灵魂的春雨吧。

在我的房间外面,有一段没有被屋瓦遮掩的蓝天。我抬开端可以瞥见嵌在天幕上的几颗明星。我经常入迷地凝视着那些美丽的星星。它们像一小我的眼睛,带着深深的关心望着我,从不厌倦。这些眼睛每一霎动,就像赐赉我一次祝福。

在我的天空里星星是不会坠落的。想到这,我的眼睛也湿了。

巴金-狗

小时候我恐惧狗。记得有一回如何才能做好癫痫病患者的护理在新年里,我到二伯父家去玩。在他谁人花圃内,一条大黑狗追逐我,跑过几块花圃。以后我上了洋楼,才躲过这一场劫难,没有让狗嘴咬坏我的腿。 以后见着狗,我老是逃,它也老是追,并且屡屡望着我的影子狺狺狂吠。我愈怕,狗愈凶。

怕狗成了我的一种病。

我渐渐地长大起来。有一天不晓得由于甚么,我忽然觉得怕狗是很可耻的工作。看见狗我便站住,不再回避。

我站住,狗也就站住。它望着我狂吠,它张大嘴,它做出要扑过来的样子。但是它其实不朝着我前进一步。

它用横目看我,我便也用横目看它。它始终保持着我和它中央的间隔。

如此地过了一阵子,我便回身走了。狗马上追上来。

我回过甚。狗马上站住了。它望着我恶叫,却不敢朝我扑过来。

“你的本领不过这一点点,”我如此想着,觉得胆子更大了。我用轻蔑的眼光看它,我顿脚,我对它吐出骂语。

它前进两步,此次倒是它暴露了恐惧的脸色。它仍然汪汪地叫,可是啼声却不像先前那样地“恶”了。

我厌恶这类牵涉不清的啼声。我在地上拾起一块石子,就对准狗打曩昔。

石子打在狗的身上,狗哀叫一声,好像甚么地方痛了。它马上掉回身子夹着尾巴就跑,其实不等我的第二块石子落到它的头上。

我望着逃去了的狗影,轻蔑地嘲笑两声。

从此狗碰到我的石子就逃。

余秋雨-石筑的《易经》

还是金字塔。

现代有学者根据金字塔所包含的各种建造数据与天体运转规矩的对应性、预见性,断言这是古人对后辈的一种智能遗言。

这用我的话来讲就是,它们就像用巨石筑建的《易经》,后辈读得懂就读,读不懂就独处一隅,等待着更悠远的后辈。

当统统不大概曾经变成究竟矗立在眼前,那么不妨说,金字塔对于我们长久津津有味的文史常识有一种局部的倾覆能量。最少,它辅导我们对文明奥义的解读应当多几种语法,而不能仅止于在一种语法下辞汇的增加。

本来或许能够解读一部分,可惜欧洲人做了两件不可宽恕的欠好的功德。

第一件是,公元前四十七年,恺撒攻占埃实时将亚历山东大学城藏书楼的七十万卷图书付之一炬,包括那部有名的《埃及史》。

第二件事更坏,四百多年以后,公元三九○年,罗马天子禁异教,遣散了唯一能读现代笔墨的埃及祭司阶级,结果全部的古籍、古碑很快就没有人能解读了。

如果说第一件事近似秦始皇焚书,那么第二件事正恰与秦始皇相反,由于秦始皇统一了中国笔墨,相当于建立了一种覆盖神州大地的"通码",现代汗青不再因无人解读而部分泯没。 须知,最大的泯没不是书籍的亡佚,而是落空对其笔墨的解读能力。

在那里我最少看到了埃及文明中断、中汉文明连续的一个技术性原因。月朔看笔墨只是工具,但中国这么大,构成这么庞杂,各个方言体系这么刁悍,地区观念、族群观念、门阀观念这么浓郁,连耕具、器用、口音、饮食都统一不了,要统一笔墨又是多么艰难!在其他文明故地,近代考古学家碰到最大的贫苦就是现代笔墨的辨认,经常是破费几十年才猜出几个,有的到今天还基本上无法读通,但这类情况在中国没有发作,就连甲骨文也很快被释读通了。

我想,所谓文明的断残首先不是现代城郭的废弛,而是一大片一大片黑沉沉的古笔墨完全不知何意。为此,站在尼罗河畔,对秦始皇都有点缅怀。

当法老们把本身的尸体做成木乃伊的时候,埃及的汗青同样成了木乃伊,而秦始皇却让中国汗青活了下来。我们现在读几千年的古书,就像读几个喜好白话文的朋友方才寄来的函件,这是其他几种文明都不敢设想的。

站在金字塔前,我对埃及文明的最大感慨是:我只晓得它怎样衰落,却不晓得它怎样构建;我只晓得它怎样离开,却不晓得它怎样到来。

就像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伟人,冷静无声地演出了几个出色的大行动以后轰然倒地,摸他的口袋,连姓名、籍贯、遗言都没有留下,多么叫人畏敬。

金字塔禁止人攀附,但底下的八九级,去爬也没有人阻止。我爬上几级,贴身抬头,长久地仰视着它。它经过几千年"做旧",曾经落空任何细部的整齐,统统直角变成了圆钝,统统直线变成了颤笔,因此很像一种神工鬼斧的自然天生物,但在整体上,细部的石家庄主治癫痫病的好医院有哪些嶙峋仍然综分解直笔。{名流散文诗}.

金字塔在不声不响当中也就撑开了两笔,写了中国的一个"人"字。两笔崎岖得清洁利落,顶部直指太阳,让人睁不开眼,只要白云在半坡上热情地烘托。

听到许戈辉在摄像机前说"永久",仿佛提到,再过五千年,它们还会是这个样子。这便启示了我的一个想法--金字塔至今不愿坦示为甚么要如此永久,却流露了永久是甚么。 永久是简单,永久是糙砺,永久是绝不曲折的憨直,永久是对荒原和水草交代线的占据,永久是对千年风沙的接管和滑落。

无法解读是埃及文明的悲剧,但对金字塔本身而言,它比那些轻易解读的文明遗物显得永久。普通是他人侵凌的通道,逻辑是后辈踩踏的门路,而它痛快来一个漠然无声,也就筑

起了一道障壁。因此还可以补充一句--永久是对意图的埋葬,是把庞杂的逻辑化作了真诚。 一九九九年十月九日下昼,埃及开罗,夜宿les 3 pyramides旅店

巴金的《火》

船上只要轻微的鼾声,挂在船篷里的小方灯,忽然灭了。我坐起来,推开旁边的小窗,瞥见一线灰红色的光。我不晓得现在是甚么时候,船停在甚么地方。我好像还在梦中,那噩梦重重地压住我的头。一片红色在我的眼前。我把头伸到窗外,窗外静静地横着一江淡青色的水,远远地耸起一座一座墨汁绘就似的山影。我呆呆地望着水面。我的头在水中显现了。起初是个黑影,以后又是一片亮红色袒护了它。我擦了擦眼睛,我的头黑黑地映在水上。没有亮,好像统统都睡熟了。天空显得很低。有几颗星特别明亮。水悄悄地在船底下流曩昔。我伸了一只手进水里,水是相本地凉。我把这周围望了好久。这些时候,眼前的景物仿佛连动也没有动过一下;只要氛围渐突变凉,只要偶尔亮起一股红光,但是等我定睛去捕获红光时,我却只看到一堆甜睡的山影。

我把头伸回舱里,舱内是阴暗的,一阵一阵人的气味扑进鼻孔来。这气味像一只手在搔着我的胸膛。我向窗外吐了一口吻,便把小窗关上。忽然我旁边谁人朋友高声提及话来:“你看,那样大的火!”我受惊地看谁人朋友,我看不见甚么。朋友仍然甜睡着,方才动过一下,好像在翻身,这时候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舱内是阴暗天下,没有亮,没有火。但是为甚么朋友也嚷着“看火”呢?难道他也做了和我一样的梦?我想叫醒他问个明白,我把他的膀子推一下。他只哼一声却翻身向另外一面睡了。睡在他旁边的朋友不住地收回鼾声,鼾声不高,不急,仿佛睡得很好。{名人散文诗}.

我觉得眼睛不舒服,眼皮好像变重了,老是睁着眼也有点费劲,便向舱板倒下,计划阖眼睡去。我刚闭上眼睛,忽然闻声谁人朋友嚷出一个字“火”!我又吃一惊,屏住气味再往下听。他的嘴却又闭紧了。

我动着放在枕上的头向舱内遍地细看,我的眼睛渐惭地和黑暗熟悉了。我看出了几个影子,也区分出铺盖和线毯的色彩。船尾吊挂的篮子在半空中随着船身微微晃动,仿佛一个穿白衣的人在那里窥伺。舱里闷得很。鼾声渐渐地增高,被船篷罩住,冲不进来。好像全堆在舱里,把全部舱都塞满了,它们带着难闻的气味向着我压下,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无法闭眼,也不能使本身的心安静。我要挣扎。我开始翻动身子,我不住地向左右翻身。没有用。我觉得更难过的梗塞。

名家典范散文摘抄赏识名家典范散文摘抄赏识

中国的人命陶行知 我在平静洋集会的许多空话中听到了一句警语。劳耳说中国没有废掉的东西如果有只是人的生命人的生命你在中国事耗废得太多了。垃圾堆里的破布烂棉花有老妇人们去追求路边饿得半死的小孩没有人过问。 花十来个铜板坐上黄包车要人家搏命跑跑得吐血倒地望也怕望便换了一部车儿走了。太太生小孩得雇一个奶妈。 本身的小孩白而胖奶妈的小孩瘦且死。童养媳偷了一块糖吃要被婆婆逼得吊颈。做门徒好比是做仆从连夜壶也要给师傅倒倒得不清洁一烟袋打得脑壳着花。煤矿里是五小我当中要残废一个。日本人来了一杀是几百。大水一冲是几万。一年当中死的人要装满二十多个南都城。说得精确些是每一年死的人数等于都城生齿之二十多倍。当我写这篇漫笔的时候每个字降生是有三小我进棺材。 中国没有废掉的东西如果有只是人的生命您却不可作片面的观察。一个小孩出天花他的母亲抱他在怀里七天七夜究竟由于卓绝的坚贞与慈爱她是救了他的小命。在这无空物而有废命的社会里这巨大的母爱是同时存在着。如果有一线的希望她是愿意为她的小孩的生命而奋斗甚而至于捐躯自己的生命也是情黑龙江最好癫痫医院哪家愿情愿的。 这巨大的慈爱与冷峭的无情怎样可以并立共存这矛盾的社会有甚么解释他是我养的我便爱他如同爱我大概爱他甚于爱我本身。若不是我养的虽死他几万万与我何干这个立场解释了这奇异的矛盾。 中国要到甚么时候能力翻身要比及人命贵于财产人命贵于机器人命贵于安泰人命贵于名誉人命贵于权位人命贵于统统只要比及当时中国才站得起来 小孩我为甚么打你毕淑敏 有一天与朋友谈天我说就是在文明大反动中当红卫兵我也没打过人。我还说我这一生从没打过人…你忽然插嘴说母亲你经常打一小我那就是我…小孩打与不打都是爱你可明白 那一瞬屋里很静很静。那一天我继承同客人谈了很多的话但全部的话都心猿意马。小孩你那固执的一问仿佛爬山虎无数藐小的卷须攀满我的全部心灵。面临你纯粹无瑕的眼睛我要承认在这个天下上我只打过一小我。不是偶但是是经常不是轻描淡写而是念念不忘。这小我就是你。 在你最小最小的时候我未曾打你。你那么幼嫩好像一粒包在荚中的青豌豆。我生怕任何一点儿轻微地碰撞将你稚弱的生命擦伤。我为你无日无夜地劳累无怨无悔。面临你熟睡中像合欢一样安谧的额头我向彼苍起誓我要尽一个母亲全部的气力保护你直到我从这颗星球上离开的那一天。 你像竹笋一样开始长大。你开始调皮开始开玩笑…对你摔破的盆碗、拆毁的玩具、丢失的货币、污脏的衣着…我都未曾打过你。我想这对于一个一般而活泼的儿童都像走路会跌交一样应当谅解。 第一次打你的起因曾经记不清了。人们对于痛苦的影象老是趋向于忘记。总而言之那时你已渐渐懂事开端具有童年人的伶俐它浑沌天真又我行我素它狡黠非常又破绽百出。你像一匹玩皮的小兽听任无羁地奔向你神往中的草原而我则要你接管人类社会公认的轨则…为了让你记着并毕生服从它们在全部的语重心长都宣布失效在全部的夸奖、批评、恐吓以及夸奖都无以建立以后我被迫拿出最后一件兵器--这就是殴打。 假如你去摸火火焰灼痛你的手指这类体验将使你一生不会再去抚摸这类橙红色抖动如绸的精灵。小孩我希望虚伪、懦弱、暴虐、狡猾这些最肮脏的品格当你初次与它们打仗时就感到切肤的痛苦悲伤从此与它们永久隔绝。 我晓得打人犯罪但这个天下给了为人爸妈者一项特殊的赦宥--打是爱。世人将这一份特权赋于母亲当我利用它的时候臂系千钧。 我谨慎地使用殴打如同一个穷汉使用他最后的钞票。每当打你的时候我的心都在悄悄发抖。我一次又一次问本身是不是到了非打不可的时候不打他我另有无其它的法子只有当全部的努力都归于失利小孩我才会举起我的手…每一次打过你以后我都要深深地自责。假如惩罚我本身可使你汲取教训小孩我宁愿自罚那怕它将苛烈10倍。但我知道惩罚不可以替换也无法转让它如同饥馑中的食品只要你本身嚼碎了咽下去才会成为你生命体验中的一部分。这道理大概有些深邃或许要到你也为人爸妈时才会明白。 打人是个重体力活儿它令人肩酸腕痛好像徒手将一千块蜂窝煤搬上五楼。于是人们便发明了打人的工具戒尺、鞋底、鸡毛掸子… 我从不消那些工具。打人的人用了多大的力就是遭遭到一样

的反感化力这是一条力学定律。我愿在打你的同时我的手指亲身经受力的反弹遭受与你相称的苦痛。这样我才可以精确地掌握数目不至于失手将你打得太重。 我几乎绝不犹疑地认为每打你一次我觉得的痛苦都要比你更加久远而悠久。由于重要的不是身累而是心累… 小孩我多么不愿打你可是我不能不打你我多么不想打你可是我一定要打你这统统只由于我是你的母亲 小孩听了你的话我终归决意不再打你了。由于你曾经长大了由于你曾经懂得了很多原理绝不懂原理的婴儿和曾经懂原理的人都不必打。只要对半懂不懂、自认为懂实在不怎样懂原理的孩童才可以打以助他们快快长大。 风铃林清玄 我有一个风铃是朋友从欧洲带返来送我的风铃由五条钢管构成外形没有甚么特殊特殊的是垂直挂在风铃下的木片薄而宽阔约莫有两个手掌宽。 由于那用来感知风的木片巨大因此风铃对风非常地敏感即使是极稀微的风它也会叮叮铛铛地响起来。 风铃的声音很美很悠久我听起来一点也不像铃声而是音乐。 风铃是风的音乐使我们在夏季听着感觉清冷冬天听了觉得暖和。 风是没无形象、没有色彩、也没有声音的但风铃使风有了形象有了色彩也有了声音。对于风风铃是觉知、观察与感动。 每次我听着风铃感知风的存在这时候就会觉得我们的生命如风一样地流过几乎是难以掌握的因此我们需求内心的风铃来觉知生命的流动、观察糊口的内容、感动于生命与生命的偶然相会。 有了风铃风虽然吹过了还留下美妙的声音。 有了心的风铃生命即使走过了也会留下动人的陈迹。 每一次刮风的时候每一步岁月的脚步都市那样实在的存在。 酷爱生命蒙田 我赋予某些词语特殊梅州市癫痫专业医院地址的含义拿过活来讲吧天气欠安令人不快的时候我将过活看做是消磨光阴而风和日丽的时候我却不愿意去消磨这时候我是在渐渐赏玩、明白美妙的韶光。坏日子要缓慢地去度好日子要停下来细细品味。过活消磨光阴这些使用语令人想起那些愚人习惯。他们认为生命的利用不外乎将它打发、消磨并且尽大概回避它无视它的存在仿佛这是一件苦事、一件贱物似的。至于我我认为生命不是这个样的我觉得它值得称赞富于兴趣即便我本身到了垂暮之年也还是如此。我们的生命遭到自然的厚赐它是优越非常的。如果我们觉得不胜生之重压而白白虚度此生那也只能怪我们本身。胡涂人的一生枯燥有趣躁动不安却将全部希望寄托于下世。 不过我对随时告他人生绝不惋惜。这倒不是由于生之艰辛与忧心而至而是由于生之本质在于死。因此只要乐于生的人材能真正不觉得死之忧心。享用糊口要讲究方法。我自认为比他人多享遭到一倍的糊口由于糊口乐趣的巨细是随着我们对糊口的关心水平而定的。尤其在此刻我眼看生命的韶光未几我就愈想增加生命的分量。我想靠敏捷抓紧时候去留住电光石火的日子我想凭时候的有用利用去弥补急忙流逝的光阴。剩下的生命愈是长久我愈要使之过得丰盈空虚。

《66篇典范散文诗》名流电视朗读{名流散文诗}.

1

3

《佳构名家诗歌》 ........

1、 再别康桥 [中国]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悄悄的招手, 道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做一条水草! 徐志摩

那榆阴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分别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静,

沉静是今晚的康桥!

偷偷的我走了,

正如我偷偷的来;

我挥一挥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2、 热爱生命 [中国] 汪国真

我不去想能否能够胜利

既然挑选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博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情

我不去想死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天下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将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酷爱生命

统统,都在乎料当中

3、 雨巷

[中国]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单独

彷徨在悠久、悠久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仇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色彩,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冷静行着,

冷漠,凄清,又难过。

她冷静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慨气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寂静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色彩, 散了她的芬芳, 消失了,乃至她的 慨气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单独 彷徨在悠久、悠久 又寥寂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