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独自去偷欢古典文学www.hlmsw.cn,数学情诗

时间2021-04-05 来源:火种原创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一章

  台湾的九月天,骄阳依然如炙。 宋湘郡抬起右手,一边挥汗一边遮阳。才下飞机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却有马上逃回英国的冲动。不行!不行!她来台湾的目的还未达成,怎么可以轻易的说走就走?既然十岁以前的她都能平安无事的在这块号称“四季如春”的岛国上生存下来,实在没有理由在二十四岁的今日一回来就转头离开。 走出机场大门,跨入一辆计程车,交给司机一个地址,便兀自沈思起来——回想起三天前在伦敦家中与哥哥的那一次对话。 她的哥哥宋克棠,是集所有中国男人优点于一身的好男人。他英俊、文武兼备、温和有礼,最重要的一项大优点是:他从不以他所拥有的好条件做为玩弄感情的筹码。打小到大,自动投怀送抱、大献殷勤的女人只差没挤破她家大门,即使后来移民到英国,情况仍是不变。对于自己无法真心对待的异性,他一概以最不伤人的方式婉拒。四年前,当她哥哥带着一身失意回英国的家时,宋湘郡就发现了某些不对劲的地方。一向神采飞扬的哥哥敛尽了他所有的光华,几乎是着了魔似的投身入书本中!只用了四年的时间,他拿了一个硕士与一个博士学位。他们都以为她还小,什么也不懂;事实上她知道的才多哩!话说在一次无意中。 她在哥哥的日记本里看到一张照片;照片背面写着“白水晶”三个字,那根本不算是个女人,不!那只能称癫娴病人吃豆腐乳好吗之为女孩;那女孩看来约莫十七、八岁,清秀可人之外还有一股气势;那股昂扬的气势加重了她的份量!毫无疑问的,再过个七、八年,她会是个小美人。但如果说这个尚未发育成熟的白水晶能让她的哥哥神魂颠倒,进而失意回英国就太不可思议了!她不相信她那完美得像天使的大哥会疯狂迷上一个比她还小的女孩;并且倾注所有珍藏的情感,然后下场凄凉的离开台湾——当年他信誓旦旦绝不离开的祖国。如今为了一个小女孩。他离开了台湾,带着满心的情伤! 老天为证,她没有探人隐私的癖好,她只是不小心地在哥哥书房中瞄到他忘了上锁的日记!包不小心的是,她将一些重点深刻的印在大脑中,当然也就知道了哥哥会变得沉默寡言的原因。他暗恋一个小女孩,苦苦追求一年多,对方却毫不动心,甚至毫不客气的一再拒绝。这女人大可恶了!她以为她是谁?天仙绝色吗?竟敢这样对待她完美的哥哥!耍知道,有成卡车计的女人为他心碎神伤;花招百出,只为求取他注目的一瞥!那个白水晶竟敢视她哥哥如粪土;她无论如何也吞不下这口气!她要以牙还牙的报复回去!让那个白水晶也尝到痛苦的滋味!她不能在伤了一个无辜的男人之后还若无其事的活在世上!她至少也得感受到相当的苦涩才公平。 要用什么样的报复方式宋湘郡还没想出来,不过报复的行动会一直进行下去,谁也动摇不了她的决心。 她哥哥知道她打算癫闲病什么时候会发作回台湾是三天前的事,他压根儿不明白她的伟大计画,只担心她会在台湾走丢,试图要她延一段时日;等他处理完一些杂事,他也打算回去,接受A大副教授的聘书;那时一同回来,他就可以照顾她了。生平第一次拒绝哥哥的提议。她相当佩服自己的毅力;并且打算坚持到底。最后,妈咪联络到了住在台北的姨妈,打理好她的落脚处后,才放心让他独自回来!她得加快脚步。再两个多用,哥哥也要回台湾了,到时候如果她还没报复成功的话就再也没希望了!而且一旦哥哥知道了她的计画,一定会将她带回英国;那么她下一次的自由日恐怕得等到她结婚那一天了!他们总是不放心她。其实她并没有他们想像中的善于制造混乱,只不过麻烦总爱惹上她而已。她身不由己呀! 枫姨是妈咪的么妹,仅只三十五岁,就拥有两间精品店;住在昂贵地段的大公寓中,没有结婚的打算。她只见过枫姨一次;四年前枫姨曾到他们家渡假两个月。记忆中的她非常迷人,有着典型东方人的面孔,精致的瓜子脸,秀丽的五官,举手投足充满了万种风情。还记得那两个月的时间,爸爸的英国朋友,尤其是那些单身汉,天天来家中小坐,并且一反平日的不拘小节,居然懂得送花送糖的礼数了!由此可知东方美人带给西方人的震撼是很大的,唔——也许是因为那种所谓的神秘东方吸引力吧! 宋湘郡抓了一撮垂落眼前的鬈发把玩。他们都说她像芭比娃娃治疗癫痫的新方法有哪些呢,明明是纯正的中国人,却有着西方人的面孔。她的发色在阳光下看来有些褐金色泽,并且是鬈曲的!五官立体而精致,皮肤白晰,身形修长。当她十五岁时,人家猜她二十岁;现在她二十四岁了,人家却仍猜她二十岁。她不知道该不该因此而大肆庆祝一番!她的血统据说得追溯到曾祖父那一代,荷兰人入侵台湾的那一段历史……天哪!谁管什么血统问题!反正她看起来十足像是生长在国外的混血华侨就是了!事实上也是啦!她已有十四年不曾回到台湾。而十岁以前的事又已不复记忆,台湾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地图上微不足道的小岛,小到她认为一出机场就可以看到台湾南端的鹅銮鼻灯塔。直到计程车开了半小时还没到达台北市区时,她才开始修正自己天真的想法——台湾毕竟不若她想像中的小。 *** 穿起中性服装的白水晶比以前刻意装扮成世故精练的女强人的模样迷人多了!将披肩秀发剪成俏丽的短发,更显精神奕奕!她的柔媚娇美只为一个人展现。其他人能看到的,只是她犀利敏锐的那一面。 丁皓与浣浣结婚后,就将六楼与七楼改成楼中楼;这样一来,空间更形宽敞了。尤其在他们的第一个宝宝出世后,更证明当初的决定是对的!这个好动的小家伙完全遗传了他那父亲的个性——除非在他很想睡的时候才会有片刻安宁!大多时候,小家伙几乎累垮了他的双亲。 二岁的丁群——事实上他只有一岁又六个月大,在广西癫痫医院,治疗癫痫看这里发现他美丽的母亲凸出的肚子后,便停止了所有破坏行动,天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趴在母亲的肚皮上与小妹妹说话——完全学自他那父亲的动作;连威胁都非常神似!丁皓是这么说的——“如果生出来的是另一个小破坏王,我会再把你塞回肚子内,别出来了!如果是个小鲍主,爸爸会天天抱你上街炫耀给全世界的人看。” 而小丁群居然也有样学样,用他尹尹唔唔的声音叫着小妹妹、小妹妹……这教朱浣浣看了好气又好笑。 “群群乖,妹妹听到了,你自个儿去玩好不好?”朱浣浣拍拍儿子的头,儿子很听话的到角落去玩堆积木,露出百分之百丁皓式的傻笑。他想要一个妹妹! 白水晶瞄着浣浣六个月大的肚子。 “女的?” “男的,但丁皓不知道。我去检查过了,医生一直恭喜我,丁皓只以为是女的,也跟着傻笑!要是知道是男的,他会赏那个一直恭喜他的医生一拳。” “可怜的丁皓,孩子都这么像他。”白水晶半是揶揄的低语。知道丁皓一直想要拥有一个完全像浣浣的女儿才更可怜他无法如愿。 浣浣皱皱小鼻子。 “像他才好,虽然精力太旺盛了些,可是我喜欢孩子像他。” “也对,如果我有孩子,我也会希望孩子像石强。”水晶伸伸懒腰,眼中满是无聊的神色。近来她闷坏了!辞掉了律师工作,在自组事务所之前她想放自己一个长假。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浣浣问着。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