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少年不知愁滋味-

时间2021-04-05 来源:火种原创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现在的孩子们在我看来真是好幸福,不愁吃穿,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还天天喊着压力大、我烦、别惹我。我就觉得好笑,他们是赶上了这繁荣发展的好时代。我有时对儿子讲我的童年和少年,他们就不耐烦,认为我是在讲虚构的故事,在忆苦思甜。
    我即是讲了他们也不相信,这也不怨他们啊,是时代发展太快,他们没有那种记忆,认为生活就应该是现在这样的,有充裕的零花钱、有丰富的物质、有便捷的通讯,父母理当为儿女创造好必须的一切。他们没有走过苦涩艰辛的路程,也就失去了少年时代苦里有甜的好多记忆。
    我每每回忆起我的少年时代,想那藏在岁月深处的往事。我写下了许多怀旧的文字,在时光的深井里打捞闪光的笑声。好些朋友说我不与时俱进,说我土气,我并非感叹今天的浮躁和好多缺失,而是想更加明晰的发现自己的心路,拣拾那些我们遗落在昨天小路上的珠串。
    我读小学的暑假,是天天往山里跑的,去挖野生的草药,以贴补家用和换取学杂费。我背着筐,拿着锄头,天刚发亮就和约好的伙伴一起去进山。进山的路一直从村口绕到远山的深处,路是羊肠小径,淹没在杂草和荆棘之中。我们一个跟着一个一路喧哗,像欢乐的小鸟,就闹醒了大山的早晨。
    进山的路随着山势起伏盘旋,上坡、落沟、过溪、再上山,好像永远也走不到目的地。山坡上有各种草药,有秦艽、柴胡、党参、黄芪、我徐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们要捡那成片生长的地方开挖。记得我们要挖的是一种叫透骨草的药材,找到了就是一大片,也好挖,一早上就能挖一大筐。
    我不知道透骨草的药性功能,记得那是一种普通的药材,尺许长的枝干,满是柳叶样细长的叶片,药才是它的根子,一个就有手掌大小,白白嫩嫩全是跟须,拿在手中一抖,就落光了泥土。我们几个人各占一片山坡,像开荒一样,累了饿了就聚在一块,一屁股坐在草坡上,吃起了自带的干粮。有清凉的山风拂过、有牛羊的哞声响起、有牧羊人凄凄的花儿飘来,我们沐浴在金色的阳光,四周是一派童话世界。
    吃午饭时分,我们饥肠辘辘,也就到了回家的时候了。我们瘦小的身躯背着满满的背篓,满载而归,想着买了钱,就能看见父母的笑脸、就有了学费、就可以买来心爱的连环画,尽管汗流浃背,但心里还是充满了无限喜悦。回到家,捧起锅台上的瓦罐,一番狼吞虎咽,一罐粗茶淡饭竟然是那么可口,胜似山珍海味。
    我们把挖来的药材摊在院子里晒干,就可以去出售了。药材收购站却在几座大山的后面,是邻县的地界,打捷路也有四十多里山路。我们就得天不亮上路,迟了就赶天黑回不了家。鸡刚叫,就有心急的伙伴上门来喊,想不到母亲已经做好了早饭。干药材是提前在麻包里早就装好了的,有五六十斤,用麻绳背在背上走不多远就感觉到了沉重。
    黎明的山村一派寂静,我们出村时惊起满庄狗吠。天上闪着稀疏的星星,高远而明亮,四周朦郑州正规癫痫病医院胧一片,只看见一条灰白的小路伸向远处,小路旁的杂草满是露水,一会就打湿了我们的鞋袜和裤脚,大家都个个叫冷。渐渐天亮,我们已经爬到了高山之巅,遥遥地望见河谷里的小镇,还有那临河孤零零的收购站,我们就有了好多的激动。
    小镇看得清楚,可要赶到那里却很遥远,还要穿过一条没有人烟的沟谷、翻过两座小山。我们都是十四五岁的人,里面我个头最小,也最瘦弱,背上的药材就压得我直喘气,双腿也发颤无力。我一歇下,大家都放下了背上的重担,横七竖八的躺在了草地上。但我们不敢久歇,还有很多的长路遥赶,就又鼓起精神,晌午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头一趟交药材,我们都很顺利,收购员验货、过磅、付款。我们人人领到了十多元现金,个个喜形于色。虽然我们历经了千辛万苦,但我头一回掂量着手中的这么多钱,感到了劳动收获所带来的无限喜悦。我们一路小跑钻进了街头的书店,人人买了好几本连环画,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
    我们一路议论着连环画里的故事,想着那历史人物、英雄豪杰的许多壮举,乡下孩子的心头就充满了无限希望和憧憬,是那些图文并茂的小人书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向知识殿堂的窗户,我们仿佛看见了岁月深处的历史传奇、万重青山之后的神秘风景,小小的心灵就有了不为人知的颤动。那天归家已是夜色深沉,繁星满头,把卖草药的钱交给母亲,看着父母高兴的眼神,我心里就泛起了好些自豪。
    整个暑假癫痫发作一般有什么症状?,我们乐此不疲地上山挖草药,去遥远的收购站交售,乐此不疲。那时的我们好像没有多少烦恼和忧伤,一天忙下来,只是感到很累,头一挨枕头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一觉醒来,又是精神振奋,相互吆喝着去进山挖药,把头一天的苦累全抛到了脑后。
    当然也有惊险的经历,记得我们一次去挖药,刚挖满背篓,就恶雷闪电下起了大雨,我们从山沟里急忙往山路上爬,草坡就像浇了油,一步三滑,大风挟着暴雨浇得我们睁不开眼,我一失脚就滑倒了,顺势滚下了山坡,大家一片惊呼。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我却吓出了一身冷汗,我被悬空架在半山崖上,身下是十来丈深的沟谷。
    想不到,是一丛胳膊粗的灌木拦住了我,救下了我的性命。浑身透湿的伙伴喊来了打柴放养的大人,大家栓上绳索才吊上我来,我除了脸上受了点皮外伤,安然无恙,大家乐了。顷刻雨过天晴,阳光灿烂,真是有惊无险,大家帮我捡拾着摔散了的药材,笑声在沟谷间回荡不息。
    临开学之前,我们最后一次去交售药材,那次更是惊险,一个伙伴还让狗咬掉了屁股上的一大块肉,只好休了一学期的课。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啊。那天的运气真是不佳,我们好不容易赶到收购站时,却是铁将军把门,一打听说是收购员去相亲了,我们等到太阳快落山时,收购员才回来,但却喝醉了酒,说药材早就收够了,不收了。无奈我们只好回返,背上的药材似有千斤重,失望将我们打击得默然无语。
    就在我们湖北羊角风哪家医院好经过山坡上的一户人家时,突然冲出来一条恶狗,我们吓得一阵奔跑,真傻啊,我们背着沉重的药材岂能跑过飞快的狗,同伴三娃摔倒了,随之发出了惨叫,一回头,人已经伏在了地上,裤子叫狗撕得稀烂,屁股已是血肉模糊。我们一片惊呼,狗早跑没了影子,那户人家也空无一人。我们想不出好办法,救人要紧,只好扔掉了药材,轮流背着受伤的三娃回家。
    当时太阳已经落山,暮色笼罩了四野,回家的长路漫漫,我们几个半大的孩子,在只有朦胧月色勉强照得见路的夜里赶路,苦累不说,光是恐惧就让我们心头时时发紧。经过一条叫杀人沟的深谷时,暗夜里传来的猫头鹰的怪叫更让我们心惊胆寒,背上的三娃不停的发出疼痛的喊叫,同伴里胆小的人就发出了小声的哭泣。
    那晚的夜好狰狞、路好崎岖、时间过得好漫长,我们归家已是半夜时分,真是累死了我们,急坏了各自的父母。但一到村口,我们却全笑了,因为我们战胜了困难,背回了伤员,就连三娃也傻乐了,一时好像忘记了屁股上的疼痛,
    第二天,我们就开了学,三娃因伤势严重住进了医院,只好休学……
    回忆如春溪,在我的心底时时荡起明媚的涟漪,那时的我们是真不知道烦恼和忧愁啊,常常把苦难当做乐趣,即使有了忧伤,也瞬间烟消云散,心头一片敞亮。那些藏在岁月深处的故事,让我回味、让我反省,历久弥新,往往比现实更有意要,依然闪烁着经久不息的光泽。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