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女作家冯岩《西部之恋》论析-

时间2021-04-05 来源:火种原创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西部之恋》是东乡族女作家的又一部精选散文集,作品从中国西部生活中遴选出山川河流、珍品物件、人物故事加以叙述、描绘,透露出一个智慧女性在新时期里的独特见识和感悟。全书凝山川之灵秀,聚哲理于美文,描绘、抒情、说明极其精湛,情浓意深、文笔精湛,读后会有“姹紫嫣红、春意盎然”之感,并渗透着深厚的哲学意识,足可使读者领略中国西部山川人物、风物之奥妙。
  女作家冯岩三年前在给读者奉献了她的第一本散文集《小城之恋》后的一天,她来到了自己工作、生活着的西北民族大学校园里的丁香园,跟丁香花有个约定(笔者注:落花不是有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在哲人、大师和诗人们看来,万物是有灵的,山川草木、花鸟鱼虫,不仅有意识,更富有情感。),因此,冯岩在新春到来之时,伫立在她所喜爱的丁香花前,并向它们约定:三年后,她会再给读者献上第二本散文集。果然,在三年后即在馨香四溢的丁香花盛开的季节里,她不负约定,在闻着灿然的丁香花的浓香醉人的季节里,把第二本散文集《西部之恋》奉献在读者的面前。
  我感到《西部之恋》较之第一部《小城之恋》开掘更独特,意境更深幽,蕴含着一个年轻智慧女性的超凡脱俗的精神信念,读着,读着,让我这个老者顿时心悦诚服、心澄境明起来,享到了书中所展示的追求美好,坚守高尚人格及其美文笔下的诗情画意。
  《西部之恋》文列“珠玑”,闪光点很多,值得品味的地方也很多,笔者仅就抒情、溢美和哲理略述浅见:
  抒情:心灵明净如镜
  《西部之恋》让我见到了祖国西部山川河流、自然风物的独特之美。说真的,因为司空见惯的原故,我从未感受过像冯岩所欣赏到的西部的独特之美,也未发抒过像她那样的独特的咏叹。然而读了《西部之恋》后,却有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之感。
  首先,我感到的是冯岩笔下的丁香、枫叶、灯花、小草、洮砚和风筝以及山川河流,名胜古迹都是非常真实的,并且都是有情物。原来她是“用一双孩子的眼睛,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早已熟视无睹的世界,并对我们早已麻木、僵化、势力的灵魂是一种振聋发聩的发问和检讨。”(申志平语)注①同时,她写什么,都是信手拈来,每一篇的感悟不仅含有浓浓的情意,而且想象得非常纯真、非常丰富。让我们先看一篇《小草,你好!》的抒情散文吧。
  《小草,你好!》是写她的母校--西北民族大学校园里的一块四方四正的草坪。那草坪,在常人看来,再也平常不过了,然而在冯岩的笔下,它却是“绿如锦缎似的”。一开始,她先写了明媚的秋日里,草坪里的小草繁茂的景象,然后,就开始了绝妙的“拟人化”描写:看呵,那满目葱茏葳蕤健壮的小草“在向过往行人声声问候!”接着又写“在秋阳惊喜交加的目光中,那些水灵灵、毛茸茸、绿茵茵的可爱小草宛若身着春之衣衫的美丽天使,在秋风中或亭亭玉立;或翩翩起舞;或不胜娇羞,绿得那般诗意朦胧,别梦依依;绿得那样赏心悦目而又生机盎然!”看到这儿,我感到作家的想象太丰富了,甚至太奇思妙想了:笔者心里在想,这哪里是在描写小草,而是在描摹《红楼梦》里的“大观园”,那里的睛雯、麝月、秋纹和鸳鸯等一大群女孩子们在展示自己妩媚的倩影,或在戏嬉玩南昌哪个医院专治癫痫耍时流露着自己的天真和乐趣……
  接着,小草在冯岩的眼中,又成了“娇嫩可爱的小精灵”,给人们的“眼眶里溢满的是绿色的情思,绿色的爱恋;在人们心中涌动的则是春天的潮汐、春天的渴望。是呵,谁不向往明媚的春光?谁又不眷念鲜活的绿梦?从古到今,绿可是春天的象征、希望的象征;绿更是青春的象征、生命的象征。绿色也是我们信仰中和平与安宁的最好象征”。
  写到这儿,按一般的写法,作家既然已发表了关于小草的精彩议论,又亮出了自己精彩的“文眼”,散文就该结束了,然而她却并没有停笔,转而向更深层里纵横开掘。笔锋一转,她似乎又在询问小草“究竟来自何方?是美丽的天山之麓,广袤的蒙古草原;还是遥远的密西西比河岸,抑或是霜染秋色的枫叶之国?”当她后来想象到小草是从天涯海角来到这儿时,立即以主人翁的身份对它们表示:相信它们是“不会辜负大西北黄土地的深情厚爱”、它们会在这儿“找到生存价值”的。其原因是“大西北的人是善良的,民风纯朴”,大西北的阳光也很“温和友善”,园丁、老人、孩子们都会给它们“和煦温暖的笑脸”,平凡的它们,一旦汇聚成海,流动的更是一种“汹涌澎湃的诗韵”,“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冯岩在这段文字里既充分显示了散文“形散神聚”的特点,又展示了艺术想象的高超本领。如此丰富其妙的想像,真使我心折首肯、心旷神怡。当我读到这儿时,忽然想起了哲学家黑格尔的名言。黑格尔说:“如果谈到本领,最杰出的艺术本领就是想象”,正因为作家充分运用了艺术想象,“小草”,这个生活里最最平凡、最最普通不过的“生物”,就充满了奇妙的魅力。
  作家写到这儿时,她早已把小草视为她的“知音”,也把艺术想象发辉到畅酣淋漓的地步,但她还没有“刹车”,思绪更加超凡脱俗了:她风驰电掣般的由小草联想到了自己,联想到了校园里生活着的56个民族的师生,联想到了校庆的50华诞,更联系想到了庆祝校庆时各民族师生的歌舞蹁跹及一生难得的世纪相逢。当然,作家的最终目的不是为小草而小草,而是通过小草讴歌了“不屈不挠、顽强无畏的钢铁意志”和具有“蓬勃向上、生生不息的生命内涵”的精神以及“ 柔弱胜刚强,平凡显伟大”的真理。
  当然,作家在求真的主旨指导下,真实地描写了现实,真实地发出了情感。她的心灵平静如镜,又高尚又纯净,而这种细腻的感情,一般人是难以理解的,世俗者更不会理解。关于这一点,英国大作家毛姆的论述很忠肯,他在《月亮和六便士》里说:“感情有理智所根本不能理解的理由”。注[2]是的,艺术家们的心是相通的,他们的有些感情一般的人是很难理解的。冯岩的描写确切地证明:她是把小草视为“知音、情人”,因为爱,她呼唤它们,向它们亲切地致意;也因为爱,她向它们倾诉衷肠;还因为爱,她把它们的一切跟自己的生活联系起来,她也成了它们的主人或奴隶。她对小草的情感挥发到如痴如醉、如泣如诉的地步,一般的人是很难理解的。冯岩创作的高妙之处,就在于她把拟人化的写作手法推向了极致,也把人和自然界的植物的灵性推向了极致……
  女作家把小草视为“知音”、“情人”的事,毛姆论述过,印度的诗圣泰戈尔也论述过。泰戈尔曾说:“艺术家是自然的情人,所以,她是自然的奴隶,也是自然的主人”注[3]怎么既是主人又是奴隶呢?读福州治疗癫痫病那好了冯岩的《小草,你好!》,我既为泰戈尔的经典论述所折服,同时也为冯岩的具体、生动、形象和深情地描绘所折服。冯岩是用了一连串的想象和联想,艺术地写了小草,实际上却展示了作家自己明净如镜的心灵,她那如泣如诉般地倾诉是为了倾诉她不得不倾诉的爱,爱小草也就是爱大自然。小草和她的心是相通的,是她的“知音”,那么,她也就成了“大自然的情人”。既然是“知音”、是“情人”,那么她也就成了“自然的奴隶,也是自然的主人。”
  总之,冯岩散文的抒情性是一汪清水,她的心灵是明净的,她抒发的是真情、也是纯情,是对西部山川河流、自然风物的依恋之情,尤其是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的沃土以及双亲、师长、友人和许许多多的善良的乡亲的感恩之情,而这种感恩之情是没有任何杂质的。其实,冯岩也很清楚,她在散文《生命是一种历程》里就写道:“人世间醉人的并不全是芬芳的美酒,还有那比美酒更纯更神的生命泉水”以及“绿色的山峦和苍茫的天空。”正因为这样,她宣誓要把“山的无私、高远、热情和赤诚,融入我的血液、骨骼乃至灵魂之中,用一生去品读如山般坚固厚重的生命之书。”
  溢美:意境云蒸霞蔚
  高尔基说:“是人学,是人生的表现”。表现什么呢?就是表现人生的真善美,表现真善美的统一,而且“真”和 “善”都要通过“美”来统一起来。从这个意义
  上说,作家可以揭露丑,但更重要的是溢美,即展示美、挖掘美、创造美。
  我认为《西部之恋》中的溢美,主要表现在意蕴美、意境美以及运笔写作的旋律美、语言美等等。意蕴是德国伟大诗人歌德的用语,用于表述艺术作品的内在精神,包括艺术作品的“内在的气质、情感、灵魂、风骨和精神”。德国诗人爱克曼在《歌德谈话录》中谈到歌德对中国人的评论时说“中国人在思想、行为和情感方面几乎和我们一样,使我们很快就感到他们是我们的同类人,只是在他们那里,一切都比我们这里更明朗、更纯洁、也更合乎道德。注[4] 翻开《西部之恋》的篇章,尽管内容不一、长短不一,但每一篇都是魅力十足、斑斓不已,都如歌德所说的那样,使我们感到“更明朗、更纯洁、也更合乎道德”。甚至,每一篇都是“一枝一叶总关情”,都是“心弦弹奏的西部恋歌”和“静夜中绽放的夜来香”;而且每一篇都笼罩着青春女性的情思萌动、智慧女性的赤诚遐想,限
  于篇幅,就不一一例举了。
  至于意境美,与前所述的意蕴美有所区别,前者是指思想的深邃,后者是思想、情感融合而成的艺术境界之美。在《梦幻九寨沟》的散文里,作者是用多姿多彩的梦幻来展示景区的美丽:那里有丰饶的水草,有绿发似的森林,那里的“那些如群星、似珊瑚般璀璨闪烁的绚丽彩湖多达百十来个,当地人称这些湖泊为‘海子’,而它们更像是天仙女佩戴过的七彩玛瑙翡翠宝石一般熠熠生辉,悬挂在美丽多梦的山水深谷之中,莫非真有一群仙女下凡梳妆时不小心把自个心爱的珠宝玛瑙撒落了一地?”如此丰富的、奇幻的想像;如此美妙、神奇的境界,怎能不会把读者带到那个境界里去呢?那么梦幻、那么美、那么动人心魄、那么诱人遐思。冯岩写散文,不仅做到了写真景物,用真感情,而且达到了“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国学大师王国维语)。就算读者未能去过九寨沟,只凭读她的武汉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散文,谁的心不会产生一种稀有的美的感觉,不会产生无限温柔的感情呢?也许,读着《梦幻九寨沟》,会将我们引到九寨沟那美丽的、恬静的境界中,去感受大自然的妩媚情致时,或许还能短暂地熨平我们人生的寂寞和心灵中的淡淡的忧伤。
  王国维在论述意境时,不仅提出了“无我之境”、“有我之境”的观点,更重要的是要求写真景物,真感情,达到物我双会、情景交融。综观《西部之恋》的许多篇章,都是情景交融,让读者赏心悦目,而《寄语兰山》就是其中的一篇。
  《寄语兰山》写了兰山的“兰山春雨”、“兰山夏云”、“兰山秋色”、“兰山瑞雪”,同时也写了“兰山月夜”,但是它的魅力并不在于写全了它,而在于写了真景物,真感情,并且还以真感情为连接点。在《寄语兰山·前言》里,作家写到,“二十多个春去秋来,年轮交替,我一直在山下静静地仰望着兰山,兰山也如一位长者始终在默默地注视着我……没有哪座名山能替代它在我心目中的特殊地位。它的存在,对我而言,是风雨飘泊中的温暖依靠;它的坚韧,是我面对挫折坎坷时的最好选择;而它的博大胸襟,更是我从稚嫩走向成熟时的睿师益友……”而在“兰山秋色”中,她又写道:“身处繁华闹市之中居然随时能找到一处兰山这般陶冶性情、净化灵魂之宝地,并以此为镜,抚今追昔,抒思古之情怀,畅想人生之未来,实乃人生之一大幸事也” ……
  如此“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于海”的情感状态下,写出来的文字,岂能不是真景物、真感情,岂能不是情景交融,赏心悦目,这正如刘勰所说的:“人本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 注[5],而“应物斯感,感物吟志”就是情景交融之时倾吐地“韵外之旨”,使所写的散文真正达到了云蒸霞蔚的溢美效果。
  蕴含哲理的沉思录
  读着冯岩的《西部之恋》,除了感受意蕴美、境界美等等外,还会体会到哲理的熠熠闪光,就是对苍茫世界、对高山大川、对神奇的大自然、对生命的沉思、对人生的感悟。我认为《我的民族撒尔塔》就是一篇哲理思辩的不凡散文。
  《我的民族撒尔塔》是对全国独一无二的少数民族---东乡族的形成、发展的漫长过程的描写。东乡族人繁衍生息在东乡县左右纵横俾合的川流沟壑里,由于自然、气候条件的恶劣和旧社会统治阶级的压迫等原因,使他们在经历深重的苦难时,也产生过鲜为人知而又悲天悯地的悲怆故事。然而,这个民族对生活从来就不屈不挠,并怀有无限美好的生活的憧景。
  与其说《我的民族撒尔塔》是一篇抒情性的礼赞,莫若说这是一篇哲理性的论述,因为它凝聚着历史的厚重,民族的轩昂,并且以哲理性和抒情性紧密的揉和在一起,令人拍案叫绝。冯岩在文中写道:“我还骄傲我的母族,至今仍保留和继承了祖先们的优良传统,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经济大潮中走南闯北,独领风骚。”在结语中,她还掷地有声地宣誓:“历经沧桑与苦难,大山铸就民族魂”、“我是撒尔塔人”、“我以撒尔塔的名义起誓!”……正是由于作家不忘她的母族,不忘沧桑的历史和憧憬未来,相信她的母族定会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脊梁中优秀的一份子,鼓励本民族和其它民族一道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壮大贡献力量。
  笔者是一个西方文学的教学者,在比较文学研究中,信奉“中国文学的特点是以抒情见长,西方文学的特点是以癫痫病做手术风险大吗?哲理见胜”的研究成果。读着《我的民族撒尔塔》如此优美的抒情性和深蕴着哲理性的相揉和的文章,谁能说这篇散文就不是以“哲理性见胜”的优秀文章呢?谁能说写出如此既为她的母族喝彩,又为其它55个民族高唱赞歌的文章的作家,她的身上不具有闪光精神呢?为此,我由衷的为冯岩喝彩,也为她感到骄傲!
  当然,以哲理性见胜,以抒情性见长的散文,在《西部之恋》的散文集中,并不只是上述这一篇,熠熠的哲理性几乎在冯岩的每一篇散文中都有所闪烁。在《我家在临夏》一文中,她就认为“童年生长的故乡”,就是她“心灵飞翔的牧场”,家乡的自然景色让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天人合一’的和谐和重返大自然的美妙。”在《灯花》一文中,通过描述家里偶然的停电,使她在点起的蜡烛的灯蕊中,发见了所藏匿的灯花以及“灯花”的转瞬即失,不但使她见证、体验了已往的祖辈人生活的沧桑景致;同时也感悟到了某些事物所蕴含着的哲理:“大凡世间美丽极致的事物总是在人们的扼腕叹息中……来去匆匆也。”这是一个爱美女性的吟咏,也是一个智慧女性的叹息。写到这儿,我忽然想起了《红楼梦》里的许多女孩子,她们个个妩媚俊秀,个个才华横溢,个个聪明伶俐,可是她们中的绝大多数,在人世上不仅 “来去匆匆也”,而且大都是悲剧命运,“在人们扼腕叹息中消失了”。我常想:探讨《红楼梦》主旨的学者很多,但是有谁说过《红楼梦》的主旨就是一部“美的毁灭! ”或者是“美丽的毁灭史!”。
  综上所述,冯岩的《西部之恋》写得太美了:抒情的纯真丰富、意蕴意境的优美和哲理的深沉还有“抑扬顿挫的气韵,简约流畅俊逸的文笔” (李东麟语)。如果要问,作家何以写得如此之美,须追踪溯源的话,早就有学者进行过精堪的论述了:评论家梁胜明在《丁香般芬芳.红枫般赤诚》一文中写得非常精彩: “太子山麓,大夏河畔那动人心魄的自然风物与人情习俗,是她珍藏在心灵深处永不褪色的记忆。她对故土的爱和对母亲的爱交融在一起,化作蕴藏在心灵深处的美好感情,犹如吸吮自然之灵气的清醇晶莹的露珠,流泻在每一篇作品的字里行间。”注[6]
  仰蓝天白云,知大地恩赐;伫高山之巅,抒万物情思。冯岩是感恩这个世界的,尤其是感恩于生于斯养于斯的祖国西部山川,她的爱恋已渗透在《小城之恋》和《西北之恋》的字里行间中,但她的感恩还在继续,继《小城之恋》和《西部之恋》之后,闪光的成就还在后面,允许我们提前为她高兴,并祝愿她在生活上、事业上能够取得双丰收,在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辉煌。
  注:①⑥《西部之恋》甘肃文化出版社2008版第413页,第392页。
  ②③《世界名著妙语》上海文艺出版社第207页, 第379页。
  ④《歌德谈话录》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第112页
  ⑤刘勰《文心雕龙·明诗》
  作者简介:岸波 ,西北民族大学副教授,曾受聘中国传媒大学远程教育中心,教授外国文学、中国文学。撰有70余篇论文和10余篇人物散文,其中系列论文《〈简爱〉中的罗切斯特形象论析 》获甘肃省第六次社会科学奖“兴陇奖”。参著有《美学十讲》、《中国当代美学家》、《域外文集》,近期出版的还有文艺评论专著《情缘·西方名作家》。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