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借的春风放纸鸢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火种原创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泉城恋歌>之 借的风放纸鸢

文/金罂粟

扬花还,谁主。晴空觅个癫狂处。尤滞云,有时候,贴天飞,只恐怕,捉他不住。丝长风细。画楼前,艳阳里。亦有影双双,总是缠绵,难得去。浑牵系。时时愁对迷离树。

——柳如是《声声令咏风筝》

(一)

天,蔚蓝蔚蓝的,偶有几丝絮云,从头顶飘过,很细很柔。( 网:www.sanwen.net )

风,一扫季的凛冽,换作说不尽的轻暖,穿过嫩绿待萌的柳枝,吹皱一池清水,划过半山迎,伴翔戏飞雏燕。春,来了。人,喜了。

“带上吃的没有?”我问。

“酒精炉、面包圈、火腿肠、红薯干、水、烤鱼片、遮阳伞……。”妻回。

“我们的玩具带齐没?”

“放心吧,大小风筝两只,粗细丝线两拐……。”女儿显得异常兴奋和期待。

抽搐翻白眼是怎么回事?

窗外,百啼鸣,车下,落叶随车轮翻飞。

(二)

在里放风筝,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游戏。在农村有一望无尽的田野,有碧波荡漾的麦海,有清水哗哗的小河,踩着泛青的野草,嗅着淡雅的花香,一群小,牵着自制的五颜六色的“蝴蝶”、“壁虎”、“八角星”,嬉闹追逐。看谁飞得高,比谁飞得远。

人过中年,逢闲暇,亦然最喜风筝事。女儿喜欢风筝,也许是为了缓解学习的压力和看到我专门从潍坊买来的硕大“蜈蚣”。妻子喜欢放风筝,却是因为看了半部《杨贵妃秘史》而嫉妒和动情于杨玉环和三郎(李白)的纸鸢传情。

为了感受旷野中春天的味道,为了我们共同的期待和愿望,大年初五,早早被妻子拉出被窝,一切配备停当,驱车向北,目标直指黄河岸边。

(三)

在岸边选一空旷处停车,扫目四顾,但见:岸上柳枝风摆,树下,枯草如旧,间或有莫名野花羞露,便觉气色无数。旭日东升,辉晕伴着朝霞,透过黄河大桥的身影,于是万道金光洒地映水,给本来就清新无比的空气又徒添出万象风情。河内冰凌尽去,泛有微黄的水流,无涛治疗癫痫病那里最好无浪,在朝晖的抚慰下漫漫东行,似乎比往昔任何时候,都变得异常温顺和从容。岸与水之间,紧要处不足百米,宽平处里地有余,正可谓为我所留,为其所用。

“纸花如满天飞,娇女秋千打四围。五色罗裙风摆动,好将蝴蝶斗春归。”小女观景情致,口吟诗章。

“呵呵,有学问,真是什么老子养什么女啊。”妻不无调侃,随声附和:“一首郑板桥的《怀潍县》,吟来有一种花团锦簇的热闹,风筝、、春天相映成趣,充满了繁华和温暖。只可惜今天未备绳索,要不,咱也做个秋千。”

“谁说没有秋千?你听:‘一百四日小,冶游争上白浪河。纸鸯儿子秋千女,乱比新来春燕多。’郭鳞在道光年间就给我们准备好了那!”我说,“不过,我们今天的主题不是秋千,开始行动吧!”

于是,一条长长的“蜈蚣”,随着慢慢变长的丝线,摇摇晃晃的爬上了远天。

(四)

玩兴正甘,远远听到前方传来嘤嘤哭声,放眼望去,见一幼童紧紧拉着一红衣衣角,女子无奈的摇着头,眼睛却盯向挂在树上的风筝。

“快去帮把手。”妻说,“顺吉林长春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便带上我们的那只‘蝴蝶’。”

我“遵命”前往,及近跟前,那女子回过头来,梢愣,我们几乎同声叫道“哇!怎么是你?”

细观老友,岁在三十上下,长发披肩。胸前系一白色丝巾,晓风微拂,似蝶欲飞。呵呵,这女子可是响当当的有名,中国法学会理事,当代文坛大家,著名诗人胡*是也,于是好一阵寒暄。原来她是借年关休闲,离川来济看泉。真是奇中有巧、巧中见奇啊。

“等会文联小刘也到。大年刚过,没敢惊动您的大驾,今日黄河岸边无意相会,也算千里有缘啊!”胡女面含微笑,频显歉意。

“难怪一早鹊鸣枝头。”我手舞足蹈着,“原来如此,缘来如痴啊!小,不用‘望鸢兴叹’了,给你这只。”

笑声顿时穿过岸柳,迅速飘向远野,溢满晴空。

(五)

一撮老少,那叫一个忙不可支、疯狂撒欢。时而拉线狂奔,时而松线望远,时而贴纸抹胶,时而坐谈聚欢,大有“老夫聊发狂,少儿恨天风不长”的豪迈与热闹。把一个“风鸢放出万人看,千丈麻绳系竹竿。天下太平新样巧,一行飞上碧云端。”的场景,演练的安徽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淋漓尽致。

日头偏西,坐地小憩。我和妻子忙活午间小炊,胡、刘等人帮们收拾残局。妻子只为不邀朋友寻店一聚作怪,朋友却因放跑一只“蝴蝶”愧意。也罢,既来之,则玩个天昏地暗吧。待晚来“破五”时,定当破俗豪饮,厚醇以待,不醉不散。

“给大家出个谜语吧。”我说,“谁猜不中,今晚要亲手制作三只风筝,或写一篇关于今天放风筝的文章。”

“我猜,我猜!”孩子们争先恐后,似乎马上就没有了倦意,渴望兴奋的眼睛齐刷刷向我递来。

“阶下仰面看,装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

……

(六)

近晚收工,狼狈之极状不言自明。

大伙收拾完几尽只剩竹条的风筝和随带“细软”。流连忘返间,远处,隐隐的鞭炮声陆续响起,似乎告诫我们:万不可学那些断线的风筝,人走再远,不能忘了回家的路,要时刻牢记心中的这根线。

……

2013。2。14于济南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