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爷爷,抱抱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火种原创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人这一生,莫过于小时候有的怀抱,年迈后,你的怀抱亲人还需要。---题记

有小孩的家庭,四季都是天。

好几年,没看到过下。至好多天了,依然见不到雪,看来,又是一个暖冬。暖冬的,水,艳阳,稍不留意就会感冒。我不知道怎么就感冒了,该死的感冒,已经使我两天没见到孙女了,对她的便悄悄地在我的心底里蔓延……。

我的孙女叫“可可妞”,这是她妈妈取的小名,一岁半了。不久前,可可妞才学会叫“爷爷(耶耶)” ,还认得画片上近百种果蔬与动物,咿咿呀呀地数完十个数字。每次数完数字,她就会要求我为她鼓掌,这是必须的。否则,她也会及时地提示我,“爷爷,掌(耶耶,讲)”,然后甜甜地笑,她把笑声盛在嘴角的酒窝里。小孙女数数,她摇头晃脑地,每一厥嘴,露齿,都那么认真,样子甚是可:“ 一、二,三(香)、四(习)、五、六、七(鸡)、八、九、十(戏)”,这温软稚嫩的童音,天籁之音,真的很好听。

隔离中的爷爷,度日如年。孙女的笑声时时地在家中回荡,在我的耳畔回旋,给我慰藉。她的俏皮,她的得意,她犹如朝阳下露珠般的眼睛,也时时地飘拂在我的眼前,当然,没有这么硕大而灵动的露珠。这继发性癫痫病治疗方法些,都润甜着我的心扉,填满了我的思绪。

“爸,抱抱”,儿子童音,已经久远而陌生了,每每想起,都会勾起我深深的愧疚之情,他们在的过程中,我所给予的是不足的,也有缺陷。是的,零钱代替不了早餐,贵族学校代替不了的言传身教。“眉目传情”,肌肤的厮磨能有效地传递亲子之情,心理学同样要求的父母,注重婴儿早期的肢体按摩,这对未来的身心健康十分必要。可是,我这个,没做到,更没做好。( 网:www.sanwen.net )

,原始在的心血酿成的乳汁,积淀于母亲温暖的怀抱;父爱,不是严厉的嘴脸,或者是父亲身上黑黑的脚毛,以及高山昂止般的身躯。孩子在父亲的肩旁上首先体味了登高望远的情怀。人性的脆弱,能够在男人宽厚的怀抱中得到慰藉,那里还是妻儿温馨的港湾。

科学与传媒呼吁分娩,倡导母乳喂养,我们的祖先也有定论“生而不养”有失人伦。是否那些因为保持良好体形的母亲,抱着你瘦骨嶙峋的孩子三天两头到医院点滴的时候还有些许的内疚?那些因为夫妻和谐一些的母亲,又是否真切地感受得到,母亲,河北能看好癫痫的医院那份痛并的幸福呢?那些依然沉浸在财富与事业中的父亲,如若看见一对夫妻牵着孩子的小手悠然漫步街头的画面,是否心中也会和我一样,有一种莫名的沉重?

记得,山东蓬莱岛上有一面鼓,架在一人多高的台子上,叫“击鼓登天”。要求孩子骑在父亲的肩膀上击鼓,那样神仙才能听见,孩子就会跳入龙门,未来一片光明。可是,一位单亲的母亲却无能为力,那时,母亲的那份沮丧,孩子那份失望,一定是不可提起的痛啊!欣慰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看在眼里,他默默地走近他们母子身边,获得他们母子的认可后,和蔼地取来鼓槌,架起那个原本失落的。三声“咚咚咚”的鼓声,悠扬而厚重地传向云间,孩子笑了,母亲却哭了。此情此景,令人感怀,也让我联想颇多。

很短,短得像一滴雨珠形成到跌落的过程。完整的家庭如风雨中那树叶上无数的雨珠,每一粒雨珠都是那么地的晶莹而,也会有坠坠欲滴的风险,可是,每一滴雨珠都会欲罢不能地,努力地维系它的完整。因为雨珠知道一旦跌落就成了雨花,即使再捡回来既不是原来的样子,还不是原来的味道。家庭,夫妻,如若还能隐忍,何不像雨珠那样芊芊地维系着,每一滴完整的雨珠都会散出七彩的光芒。

庭院深深,里面的笑声不沈阳哪个医院看癫痫若市井里欢畅,人欲无限,一生的努力无法填满狰狞的欲念。当摘下头上的桂冠,丢弃胸前的鲜花,叠起身上的红绸带后,那份轻松才是生活。正如诗经里所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阔,与子相悦 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

妻,推开书房的门,我才知道窗外色宁静,已经晚上十点了。我问,宝宝睡了吗 ?她说:“还没呢!”,在叫“脑万(老万)”,呵呵,我的心中油然生出满满的幸福来。这时,我想抱抱宝宝的情结升华成渴望。好在,病毒性感冒的病毒散毒期已经过了,我只是还有些许的病理性反应,不至于传染给可可妞。于是,我轻敲宝宝的房门,大姐(家里的阿姨)轻声地说,“请进”。

我缓步走进房间,里面暖色的灯光,悠悠地,显得恬淡而亲切。孙女听到开门的声音已经站在床头,深情地迎候,一身素白色的冬睡衣,像一位站在我的面前。是的,她就是我的天使。孙女无暇地笑,那笑真甜,眼睛扑闪,扑闪地说:“耶耶,抱抱(爷爷,抱抱)”,我惊讶了。孙女原本不喜欢别人抱她,即使是她和奶奶,何况,在她的层次里,我不过是第四轴心,当然受宠若惊了。我着,天使的垂爱让我喜出望外。大姐让她睡觉,我也觉得,孙女却哭了,眼角噙着泪花。她委屈地,我心疼的。我解开癫痫发作几次可以确诊睡大衣,把她裹在其中,孙女的身体贴在我的怀里,紧紧的,他把头垫在我的肩膀上,绒绒的发丝塞满我的颊沟,温软绵柔。我的心里,就像熨斗熨过一样舒坦。

可可妞有很好的习惯,都要把玩具布娃娃,小熊呀,小狗呀,小兔子啊,整齐地摆在她的枕边。看着她整齐的排列着,认真的样子,我很欣慰。很快,她便安然入睡着了,带着恬淡的微笑入。我轻轻地走出她的房间,怀中空空的,似乎少了几根骨头,也有点薄凉。回到卧室,意念中我还抱着她,是躺在的上,身边,和风、旭阳,语、花香。

两天的,很短,但两天的,两天的渴望,却会很长很长。这,对于已经知天命的我与一岁半的孙女来说,都是一样。

回味孙女稚嫩的童音,“爷爷,抱抱”,我是那么地幸福着。收获着人生的成就,我开始质疑人们赠与我所谓的“成功人士”称号,此刻,我才意识到了成功,深刻理会了成功的意义。

夜深了,妻已酣然入睡。我决意收拾心中的行装,做亲人与的“老万”,做好孙女的“爷爷(耶耶)”,充一位茶客,一位爱好者。

爱,不是豪车与别墅,更多时候是没有距离的陪伴。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