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相遇(十九)三年后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火种原创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接(十八)

在夏威夷的海边慢步,吹着海风,悠然陶醉,微风吹起了她的长发,“我的白玫瑰你过来吧”,夏雨撩起白色衣裙,一个人光着脚丫走在海滩上漫步,两脚走着一字步,皮特很是自然的坐在躺椅看着她的线条,和婀娜多姿的身材,嘴里叼着牙签,悠闲自得,慢慢的观赏, 夏威夷的迷人,几把太阳伞在空中摇曳,皮特得意的吸着饮料,旁边的四个美女一个个花枝招展,把这群男人可是看呆了,他们得意的,在沙滩上,吃着食物,和水果沙拉。

这些名媛佳丽个个都有来头,就算是不起眼的美女都是伊红枫和雁磐石花大价钱雇来的专业演员,他们都穿着碎花小裙,都穿着模特特有的三点式,游泳衣,而且她们都带着游泳眼镜,一个二个跳下车,看到了皮特和伊红枫在吹海风,花美丽扭着水蛇腰一步步挪到皮特和伊红枫的面前,花美丽老远嗨,我是花美丽,你要的人我可是带来了,雁安妮很是诧异的看着,这不是雁磐石的姘头花美丽吗说是红颜知己,鬼才呢?其余的名媛佳丽都已个个穿的珠光宝气,看到,他们一大群蜂拥而至,雁磐石和伊红枫站了起来,皮特更是兴奋。他们立刻随着花美丽来到,太阳伞密集的地方,伊总和皮特雁磐石的所在之处,嗨,小手摆的比树叶摇的好看多了。那说话的奶声奶气。让人听得很是舒服,雁安妮突然觉得,总也不像是个。看到投资商和大老板在这里她们当然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上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上来一下就把皮特和伊红枫,雁磐石给围住了,都争着抢着给他们揉着捶背。

雁安妮好像是第一个被雁磐石拉到公司的人,可惜的是个个职位,在很多名媛的名单中,她就是个老么,而且是无限延长的被无视群体。雁安妮,一个人在角落里暗自叹气,托腮凝思,“雁大哥你怎么有那么多的美女喜欢你,你好像贾宝玉呕”,叹什么气呢?皮特走了过来,一把拉起雁安妮,安妮我们和伊总裁干一杯吧?雁安妮不情愿的跟着皮特,走吧,皮特热情的搂着雁安妮,嗳。你以为还是在拍戏吗!!!你给我远点。让别人看了影响不好,皮特看着雁安妮,嗳,雁安妮最近变了,好像变得沉默了,醉在风景里了,醉你昆明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个头啊!

雁安妮吼了一声;是个人都知道你是在逢场作戏,干嘛总要骗人,皮特得意的笑了,走吧,回头在和你说;皮特高声喊道;喊着是伊总裁,石总,我们干一杯怎么样,雁安妮嘴里喝的可乐还刚到嘴里,差点没一口噎死。她很是难以下咽的把可乐咽了下去,一听皮特喊着雁磐石总裁,雁安妮只觉得自己死不瞑目。我没有听错吧?雁安妮吓的一下使劲推开皮特,撒腿就跑,一溜烟,我的妈,我这会要死了,报一次大名都要让雁安妮是几百次的那种,我还是这样生来就是逃兵的料吗?雁安妮开始莫名的,我拿什么和这些人相彼迪,她头也不会的跑远了。皮特左右兼顾,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已经和雁磐石轻碰酒杯,望着挣脱的雁安妮有点无奈的样子。

雁安妮立刻打开自己的文稿,我靠,好嘛,这就是自己在说话,那些唏嘘不已的情节还在像五线谱那样的在空中,来回飞扬,我的妈,这回惨不忍赌了。要死了。我要怎么办。这回是要死了,就算是死也的找个好的去处啊?我还是逃吧!!!去哪里。( 网:www.sanwen.net )

助理合易泓这时顺着海滩跑了过来,面对面的站在夏雨的面前,夏雨停下了脚步,夏小姐,你能配合我的吗?我们的化妆师已经等了好久了。夏雨抱着手,扭过头,随着合易泓的手指的方向,你看,夏雨放眼望去,足有八个人,都提着整洁的化装工具,而且还是随叫随到,毕恭毕敬。

我的个妈,雁安妮无精打采的坐在远处的沙滩上,远远的望着,心里说不出的酸,躺在沙滩上,头枕胳臂脱口而出;“好大的排场啊!!!她的泪水不知不自觉的滚落。雁磐石这时默默的走到雁安妮身边,坐了下来,静静的谁也不说话,还是雁磐石打开了沉默,安妮跟我多久了,安妮说道三年,雁磐石感叹到;好快啊!真是时光如流水,如划过,我们又长了一岁,怎么样这些年转战南北感觉怎么样,安妮笑道;还好吧▪你写的稿子怎么样了,雁安妮想到自己写的那些画面,紧张的把稿子抱荆州看癫痫病到哪家医院得更紧了些,雁大哥我,我,我还是走吧!!!雁安妮起身就想桃之夭夭,雁磐石一把拉住雁安妮,给她一个深沉的吻,而且是在在沙滩上,雁安妮挣扎着,我知道错了,我还不行吗?雁磐石这回穿戴绝对不在是那件老旧的风衣,他那么有,那么神清气爽,就是他的气势就把雁安妮给打败了。沙滩上松软的沙子,印着他们躺下的沙窝,雁磐石两手撑地,我叫你当我的中宣部部长,你可不要给我丢脸啊!

雁安妮一咕噜爬了起来,你事在说;你是说;要我当你的中宣部部长,雁磐石说道是啊!雁安妮说道;我不我不会去,为何,我只想自己写稿。傻丫头,你不觉得你太吗?

来信了要我回去,我明天就启程离开,雁磐石说道;怎么在我这里呆着不高兴吗?雁安妮说道;我只想要我自己的。我不是一只只会招手的机器猫。而且母亲的信一份接着一封飘然而至。

雁安妮满以为自己这回是死定了,那成想自己的举动,借口,这完全是借口,雁安妮突然觉得,自己越想逃离,有一只手,把自己拉的越紧,而且让自己喘不过气来,我不想在这里苟延残喘。雁安妮觉得自己好像在他的世界就是一个透明体,不管是什么,他都会百步穿扬,被他看的透彻,她想要隐瞒点什么,根本无法止住。雁安妮懂了虽然自己说不出来。雁磐石比自己更为清楚自己的一切,就算是一个低眉的灵动,她就是会知道。

雁磐石并没有发现雁安妮有什么不妥。雁安妮很是不自然的站了起来,从雁磐石身边走过,你还有事吗?雁安妮沉默的摇摇头,那你就去忙吧!雁安妮回头轻轻的说;“雁大哥,你就那么喜欢夏雨姐吗?雁磐石很是惊讶地说道;“怎么了,怪怪的”,安妮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吗?安妮吧手中的稿子放在背后,摇着头说;没有。没有。

雁大哥我也很喜欢,喜欢什么,雁磐石很是温和的说;我也想,拍戏。雁磐石揉了揉雁安妮的头发,轻轻的说道;“小丫头,长大了”,哥哥一定让你拍戏怎么样。雁安妮很是失望的坐到一边,不在说话,这时候夏雨走了过来,一把拉起雁磐石,跟我走,雁磐石还没有反应过来辽宁那个癫痫医院好啊,夏雨又拉起雁磐石,我们去散步吧!雁磐石很是温和的随着夏雨走了。

雁安妮托腮凝眸,“雁大哥”,难道说;我只有一直坐在旁边,看着这么多的美女围着你吗?你真的,是那种把我视作不存在的人吗?

皮特在远处还是俏皮的说着话,他和花美丽在介绍公司的规模,他们现在的规模要比当年的阵势要整齐专业得多,皮特很是高兴的说到,“花美丽,你现在可是这里大牌的演绎专业人士,你看看这里的风景多好,我们还是开始工作吧!!!

花美丽东张西望,现在,在这里,皮特很是自然地说道,对啊!雁总裁,把你弄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拍一部关于青的偶像剧,花美丽说道;那剧情怎么设计,有像样的专业人士,花美丽笑着说道;皮特,我可知道;三年前,在拍那场大片时,编剧和特岛主员,在那场天灾中早已不知去向。要完整的拍摄,和像样的人员是不行的,再说了,伊总的工程投资项目也越做越大,虽然不是一个体系,但是股市交易的初盘率,还挺稳定。

哈哈,皮特被花美丽的专业而鼓掌,你对伊红枫太过了解,你就不怕。花美丽说道;我怕什么,没有实力我花美丽,也不会做陪生意的买卖。夏雨可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我也是他的经纪人,

夏雨说道;我可告诉你们,我是受雷特公司的派遣来此地采风写稿的,不是你们赚钱的机器,这里不在是三年前的意大利,西西里岛,也不是你们拍大片狂赚上亿票房的时代,我早已离开了。

此时的雁安妮却鞍前马后的跟着雁磐石,她真的有点搞不懂,雁磐石这么对她,一说辞职就会高升,什么高升,这分明叫软禁。她为何总是生气,夏雨款款而行,这里可是在夏威夷真是旅游的好时节,合易泓走了过来,夏女士,你不要提从前不好吗?

“你还说”;当年我是怎么到的这里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傻里傻气的以为自己总是出错,没想到,夏雨越来越激动,走过去,照着雁磐石的手就是一口,雁磐石疼的哎呀,我的妈,嗨嗨嗨,我的白玫瑰你属狗的,我可是正人君子,这回雁磐石没穿风衣,而是很职业的白寸衫,癫痫病一般在几岁开始发休闲短裤,什么,什么伊总的装标工程啊!那不都是你们提前预谋,我中了你们的套路,我只不过以汪雨的身份来到这里,和你们拍一部,花絮的片头尾,被你们杀青的那个不起眼的小丫头。

雁磐石走了过来,夏雨,喔,不,应该说是;白玫瑰,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潜规则,什么潜规则,跟我走,雁磐石很是有魅力,你不是喜欢拍戏吗!你看这里整个电影公司都是我的,你想怎样都行,而我正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合易泓走了过来很是自信地说道。难道这样的风景不迷人吗?我们难得来夏威夷度假顺便拍点生活写照不是也挺好的嘛?你看看,如果这次要拍的好的话,比当年的意大利之行更能爆棚,那可是一石二的双人剑啊!!!

见你个头啊!你知道吗?当年来到这里,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夏雨站了起来,你们拍完戏都走光了,唯独留下的就是我。而且并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雁磐石嗯嗯的清了清嗓子,“夏雨,呕,汪雨,你信不信”,叫我白玫瑰吧!你也要放松啊!!!雁磐石我告诉你,这不再是从前你们要我拍情戏的现场,我是不会拍的,雁磐石很是温和地说道;,漫步金色的西西里岛,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和事,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不是什么拍客,我是个人,不是天马行空的想入非非,雁磐石很是自在的眯起眼睛,雨儿,你看从我们得到那笔钱后,我们的影视公司发展到现在不容易,过来吧!!!

不要在在雷特公司了,那个公司只不过是一个广告公司。你年赚多少,难道你不知吗。

当年伊总也是逼不得已,你不要怪他了,夏雨喊道;那雁安妮呢,雁安妮怎么一跃成为你的得力助手的,你把她视作你的唯一,而且在这个行业,是有潜规则的,一度的藏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他身上赚了多少,这话再激怒着雁磐石,汪雨我告诉你,我是有底线的,你最好不要和我挑战。否者你会输得很惨。

望着雁磐石和汪雨的说话声,皮特,和花美丽带着人都围了过去。

待续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