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神秘的苗庄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火种原创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提起苗庄,大概晓得它的人不多,或许是因为蔽陋,苗庄这个大山里的村落居然被人遗忘在的深渊里。但就是这么一个贫瘠甚至荒芜的古村落,却让我魂牵萦。

我的老家苗庄座落在青山界脚下,四面环山,西高东低。西面巍峨的高山,直插云霄,从西南高处流下来的溪水绕着村脚潺湲着向东流去。东面虽说较低,但那也只是相对意义上的,东方那个缺口也并不能让你看得多么的清楚外面的世界。这么跟你说吧。这个地方就有如,在很久很久,一个巨大的星球在这里砸出了一个巨坑。若是碰上阴天气,云雾弥漫了整个,天空仿佛一个大大的锅盖似的向人间压下来。远方的群山一大截都是隐在云层里的,这些棉花似的云雾紧紧缠住了高山,似乎它们就是从这大山里长出来的似的——定睛细看,虽然能够看出它们在缓缓游移,可动作是那样的缓慢,那样的怪异,好似鬼魅在那里舞蹈。数百年来,人们就在这个崇山峻岭之中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暖巢”里安居乐业,繁衍生息。

或许是因为久居大山的缘故,这里的人民也有着一股挺拔英武之气。人们常说,“靠山吃山”,苗庄这个古老的村寨历代以来就是靠土养活。阳三月,天气乍暖还寒,农人就牵着自家的耕牛下地干活去了,四面的梯田上就出现了劳动人民的咸阳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身影,挥着竹条驱赶着耕牛,一垄垄的泥土向着铁犁两旁翻去,在他身后留下了一条条的犁沟。在阳光的照射下,犁沟里的积水像银丝一样闪闪发光。天气嬗变无常。忽然间风云突起,太阳不见了,天空乌云密布,泥土里散发出一种怪味。狂风席卷着大地,从身边呼啸而过,而后又迅速地往高空爬去,树叶、草叶在风中狂摆,整个天地都显得黑沉沉的,给人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一种同大地分离开来的感油然而生。只一两分钟的,雨点就跟着风的脚步到来了。田里的男人则抬头看看这天,不时发出几声的咒骂,仍旧拿着耕牛,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甚至雨点飘落下来了也有还在坚持的,仿佛他们就是偏不信那个邪似的,他们就是不这“没长眼睛”的雨敢无情地淋湿他们。直到雨哗哗啦啦地大了起来时,他们才骂骂咧咧地撇下耕牛,独自跑到田埂边的一棵矮树下避避雨。等到雨有了点收势,他们就又下田了。有时,倾盆大雨过后,雨并没有马上停下来,而是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于是,他们便硬着头皮冲进了雨中,嘴里仍旧含糊不清地骂着这个鬼天。这群与土地打交道的人似乎有些不可理喻,可这就是苗庄的男人,对一切不满的事物都兴毫无来由的诅咒,一旦干起活儿来,则显得生龙活虎、乐此不疲,似乎从不怜惜。在农忙时节,满山满岭都是犁地的农人,梯田太原到哪里治癫痫#!好由溪底攀爬至半山腰,那头牛,那个农人也就成了这成片梯田上的一颗颗点缀的明珠。

大山的子民的确有时有点难以理解,但大山里的艰辛估计也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因此,对于如我般小小年纪的人来说,苗庄这个深山里上演的一切都有一种神圣感,并且不可侵犯。

苗庄大概是周边村落里森林保持最完好的地方,在我们的屋背还保有一片硕大的原始森林。一个这么狭小的天地,这么点土地却负荷着那么多人的,山里居民习惯于向大山“取”,仿佛这山就是他们的,饥饿了就会伸手向她要。我从村中长辈口中听来了一些事,我才意识到事情有些匪夷所思。早在十几二十年前,那个拿树木当柴禾贱烧的年代,四处的大山都被当地及周边村民砍伐,几乎是一荡而空,但有一处,人们从来就不敢擅自入林,似乎对它敬若神明。不知道为什么,天不怕地不怕的莽夫,竟然会敬畏一座不会说话的大山。反正不管怎么说吧,如今,她仍旧保存原有的旧模样,仍旧是那样的郁郁苍苍。这座让人神往的大山,苗庄人称之为“后龙山”,是苗庄寨的“镇寨之山”。

对于我这么一个不谙世事的人来说,苗庄的一切似乎都让我心生神往,尤其令我着迷的是她对于知识的敬畏,对于及文化人的尊重。安徽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style="positio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由于贫穷,落后,祖祖辈辈的人都没有很多读书的机会,他们对于个知识不是像我们孩童那般对于新事物的好奇,而是奉若神明。年长一辈若是在街头巷尾碰见个背着书包的学童,都会走近去,亲切地摇摇他的头说道,“娃,好好读书,以后也像那些哥哥姐姐那样,上大学,做个有出息的人。”

在我看来,这些衣着质朴,思想简单,朴素的人——用他们自己的话称,他们就是一群“山野村夫”,有时他们也会略带粗暴地戏称友人为“伧头”,可得很。他们生活就讲究个实在,他们说,自己就是个泥地里的人,说话、做事就该像大地那样的憨厚、朴实,不喜欢端庄,若你跟他们客气,他们反而会觉得那是一种“作”。但你要是个文化人就不一样了,仿佛在他们眼里文化人才该有斯文秀气似的,并且只准文化人才能是这番模样,否则他们会用讥讽、揶揄的口气,冷冷地对你说,“以为猴儿戴个帽子就能变成人了么?”他们几乎什么都不在乎,不在乎什么家财万贯,也不在乎什么名扬四海,甚至他们都不那么的在意自己的生活与处境,他们只稀罕文化和文化人。他武汉看癫痫病那家医院好们自己没个文化,可是吃了一辈子苦头来着,他们希望自己的儿孙可不要像他们这般模样。他们有些一辈也不能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但他们希求自己的子孙的眼光能够越出四合的群山。

城市繁华得很,也热闹得很,我相信那肯定是个充满着诱惑的神秘的世界。我只是在想乡下有什么不好的呢?像我的这样,静谧舒适,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城市的车水马龙,这一方净土显得是格外的宁静安祥,偶尔能听到麻雀的一两声叽叽喳喳,犹如五线谱上的音符。溪峡飞瀑,寂寂的群山包围着这样一个沉静而美丽的村庄。若是在有星星的里,天空像是用水洗过的蓝色玻璃一样,星光让一切都变成了迷人的黑白电影。此刻,我相信,无论你处于中什么样的位置,无论你的如何,倘若夜里有一片布满星斗的天空,你都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是世界上最的人。

这块黑土地养育了我,我的点点滴滴都与她休戚相关,但我对这里上演的一切也是知之甚少,甚至连什么时候“苗庄”被更名为“东庄”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寨子位于东方的缘故。不过,她确实是个离太阳很近很近的地方。

(“苗庄”这个古村寨是我的)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相遇(十九)三年后_散文网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